中国企业逆转2020年首场“双反”无损害抗辩_网易财经

中国企业逆转2020年首场“双反”无损害抗辩_网易财经
(原标题:合并税率106.45%、胜诉概率17%:中国企业逆转2020年首场“双反”无损害抗辩) “wewon.”“几对几啊?真的吗?”对方随即发来一张手写的投票记录:2票认定有重大影响(formative),3票否决(negative)。北京时间2月26日凌晨0点48分,一直守在手机前的符欣,等来了同事发来的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投票结果。符欣是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这个票数意味着,历时13个月、针对包括金环建设集团在内的中国钢结构企业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成功逆转,最终裁决认定涉案的钢结构产品并未对美国国内钢结构行业造成损害或威胁,采取的双反临时措施即将终止,并退还已征收的高额保证金。这也是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之后,针对钢结构产业,中国企业赢得的首次胜诉。“小学生”VS“大学生”2028年奥运会主会场洛杉矶体育场还未建成,就先卷入了一场纷争。负责钢结构建设的中国工程方,陷入体育场所在国发起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旋涡,已有半年之久。工期临近尾声时,等待这家企业的却是:51.17%的反倾销税率,30.28%的反补贴税率,加上中美贸易摩擦期间针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25%惩罚性关税,总体关税高达106.45%。这家被号称“损害美国钢结构行业”的中国企业,是来自河北省石家庄的金环建设集团(简称金环)。董事长刘保忠说:“接受这个税率,意味着我们对美国的出口没法做了。”从2019年2月被美国商务部抽中进行“双反”调查,刘保忠以及他身后的金环,正在经历出海十年最大的一场危机,而这场危机的结果,还将决定中国一众钢结构企业的出口命运。听证会现场时间回到2个月前,美国时间2020年1月28日,那场决定中国钢结构企业“是去是留”的听证会,即将在美国华盛顿国际贸易委员会最大的主听证厅举行。听证会关注度之高,从业15年、有过10起左右无损害抗辩经历的符欣,用“壮观”来形容。康乃狄克州议员Richard Blumenthal、参议员Steve Daines、代表阿肯色州第一区的钢铁企业的众议员Rick Crawford、俄克拉荷马州众议员Kendra S. Horn等悉数到场,美国多名公司高管、经济学家及律师出席,仅美国国内的产业代表就出席了50多人。尽管正值春节和国内新冠疫情暴发,由应诉的生产商代表、律师团队、经济学家、中国钢构件协会和国内企业的代表组成的中国抗辩联盟也全员到场。听证会总出席人数达上百人。在美国的参众议员中,支持和反对者皆有之。“康乃狄克州熟练工人和8家企业受到不公平贸易的损害,ITC(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应给予美国国内产业救济措施。”参议员Richard Blumenthal发言。而具有中国工作经验的参议员SteveDaines则提出,“任何贸易保护主义和贸易救济措施将会给蒙大拿州,尤其是大瀑布城的发展和工作机会造成严重损害,要求ITC否决美国国内产业的申请。”实际上,近年随着美国国内的非居住用建筑产业发展,对钢构件的需求日益旺盛。所谓钢结构,指由钢制材料组成的结构,主要由型钢和钢板等制成的梁钢、钢柱等构件组成,并采用硅烷化、镀锌等除锈防锈工艺;各构件或部件之间通常采用焊缝、螺栓或铆钉连接。在美国产业代表看来,价格是钢构件销售竞争中的决定性因素,低价进口产品导致美国国内产业失去了很多项目,至少6.4万吨进口产品取代了国内产品,倾销或补贴进口的产品对美国国内产业造成了实质性损害。但面对美国钢构件产业高度一体化、劳动力短缺的特点,出席听证会发言的美国采购商、美国业主和贸易商却认为,价格并非主要考虑因素,他们更看重工期和产品质量。其中,洛杉矶体育场被反复提及,这是金环在2017年12月承建的项目。作为2028年奥运会主会场,是美国近20年来最具影响力的公共建筑工程之一,其在建筑规模、施工难度等方面甚至超过鸟巢。但美方认为,仅洛杉矶体育场项目就有2万吨中国进口产品取代美国产品。起初,洛杉矶体育场项目的一部分是承包给了一家美国生产商,但这家企业没有能力组织生产,转而计划从意大利工厂进口。但意大利工厂也无法生产符合业主要求的产品。业主才最终才决定从中国进口。当美国工厂以高度自动化生产标准化钢结构件时,金环作为海外入局者,只能以自动化无法解决的异形、高度依赖熟练焊接工人的产品,利用国内尚存的人口红利,打利润差拓展市场。“中国出口钢构件产品集中在运动娱乐及工业应用领域,在这些细分市场上并未对美国国内产业造成任何损害。”中方律师还辩论称,中国出口仅占中国国内消费量的不到2%,中国对美出口只占中国出口总量的不到10%。双方你来我往,辩论激烈,整个听证会超过了7个小时。听证会当中还有一个小插曲。由于庭审全程英文辩论,发言时间是固定的。美国律师认为美国企业的发言在本土或许更有说服力,就和符欣商量能否缩短中国企业代表的发言时间。但被符欣一口回绝,“哪怕说一句也要说,这是为了表达我们的态度。”一个月后,终裁结果出炉,符欣在美国现场的同事,手写下了那个胜利时刻。“开始我还不敢信,美国同事比较活泼,怕他跟我开玩笑,直到他在电话里亲口跟我确认,才相信我们真的赢了。”符欣回忆起那个瞬间仍激动不已。其实,在金环之前,还有两起中国企业胜诉的无损害案例,分别是美国对华卡客车轮胎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和美国对华聚四氟乙烯产品反倾销调查。符欣对比认为,无论是企业规模,还是行业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占美国钢结构市场份额很小的中国钢结构企业,“相当于是小学生和大学生打了一架”。血海求生尽管前不久刚升格做了父亲,刘海生依然觉得,美国商务部(DOC)公布初裁结果那天,压力最大。刘海生主要负责金环在美国的业务,“金环的税率是当时被裁定的三家中国企业中最高的。大家都很紧张,担心现场核查的时候出现什么问题。”符欣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正式动员金环参加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损害调查程序。2019年2月4日,美国钢结构产业代表以美国钢结构协会(ASIC)的名义,向美国商务部和国际贸易委员会,提交了发起针对中国在内三个国家预制钢结构产品反倾销和反补贴的立案调查申请。2月2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立案调查。根据美国贸易调查程序,商务部和国际贸易委员会是两个相互独立的调查机构,两者平行调查,在终裁阶段,若一方做出否定性裁决,哪怕另一方已作出肯定性裁决,双反调查依然会被终止。2019年3月,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初裁,认为从中国等国家进口的预制钢结构产品对美国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金环此后被美国商务部抽中为反倾销的强制应诉企业,如不应诉,就意味着要接受惩罚性税率。“第一反应就是必须应诉。”刘保忠说,金环在美国有一定体量,对美出口前两年,金环近年来一直排在国内前列,应诉或许还有机会能够扭转局势。而彼时的国内钢结构市场早已是一片红海。2015年,中国钢产量突破8亿吨,钢结构产量5000万吨,钢材累积量突70亿吨,千吨规模以上的钢结构制造企业超过3000家,专项施工资质企业就突破一万家。2007年-2015年,中国钢结构产量年均增长率在15%以上。在刘保忠看来,这个产能过剩的行业已是一片血海,“每年大概的市场规模有5000万吨,其中年产量10万吨以上前十的企业,其所占市场份额不超过5%,行业数量众多的是中小规模的加工企业,市场集中程度非常低。”许多和刘保忠同一时期创立的钢结构企业,大部分已经倒下了。而在钢结构这个细分领域,中国的发展仍十分滞后。中国钢结构协会会长岳清瑞和中国钢结构协会秘书长侯兆新,就曾在一篇论文中提到,目前中国钢结构的发展存在刚才标准与国际不接轨的问题。这也证明了刘保忠当初把市场拓展到国外的判断。2003年,刘保忠在成立金环之初,就有“走出去”的想法。2005年,金环在国外先做了一个窗口。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房地产行业低迷,建筑行业不景气,钢结构企业也难独善其身。当时在休斯顿,一家钢结构企业瑞吉德(Rigd)建筑系统有限公司,已还不起花旗银行的贷款,进入破产保护程序。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金环开始了和瑞吉德的收购谈判,并在2010年以1100万元净资产的价格完成了那次收购。金环也成为中国钢结构行业唯一一家在美国设立钢结构生产加工基地的企业。“钢结构行业里做得最好的是美国、德国和日本这些国家,我们希望收购一家美国企业后,能够更好地了解和分析它,和国际上高水平的企业进行对标。”刘保忠说如果要把产品做到同行最好,只有对标这一条路可走。在与收购企业接触过程中,刘保忠他们发现,美国的钢结构生产,对于质量把控很严格。与国内不同的是,不光是最后成品要达到标准,生产流程中的每个环节都有质量标准,每个环节都追溯到相应的生产责任人。收购之后,刘保忠决定以美国的行业认证标准进行生产。这对于工人的习惯、管理和组织的方式都提出了很大挑战。工人们开始犹豫不适应,劳动效率下降了50%,光是适应这样的变化,金环就用了三年时间。收购瑞吉德的十多年时间里,金环从开始先拿小项目,到开始能够承接到一些大项目,如北美最大的商业综合体美国梦项目、用钢量近5000吨的苏黎世保险集团北美总部。直到2017年12月承揽美国2028年奥运会场馆——洛杉矶体育场的工程,这个关键工程成为金环立足美国的品牌背书。截至2019年底,金环年钢结构产能达到20万吨,年建筑业产值达30亿元,在北美市场累计完成出口20多个项目,产量近4万吨、完成产值超1亿美金。而承建洛杉矶体育场,本是金环塑造国际品牌的高光时刻,没想到后来反倒成为被调查的口实之一。未来之路前途未卜的氛围,始终贯穿着这场“双反”调查。美国商务部,在2019年7月就反补贴调查做出肯定性初裁,9月就反倾销调查做出肯定性初裁,2020年1月同时做出反补贴、反倾销肯定性终裁。金环建设集团补贴率被认定为30.28%,倾销率被认定为51.17%,加上加征的25%关税,金环税率将达到106.45%。符欣解释初裁结果不好的原因,主要是美国反倾销调查中所适用的替代国方法问题,“他们认为中国的原材料、生产投入等价格都是受政府控制,价格不可信,所以不用中国的价格。举个例子,如果我在中国买一吨钢板的实际成本是2000元,可能到替代国就变成4000元,这样税率一下就上去了。”与此同时,美国国际贸易委员的程序也在继续。2019年8月,ITC要求各方提交终裁阶段问卷的评论意见,这是损害调查终裁阶段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各方需要就ITC问卷草案递交评论意见,以确保在调查中获取支持其观点的关键数据和信息。“可以把诉讼策略、核心观点,通过问卷评论和具体问题设计嵌入到调查中,如果一旦调查问卷定稿并发出后,再想去调整调查问卷并重新搜集数据是不可能的。”这是整个调查过程中最为关键的一步,符欣说,如果对行业不够了解或盲目搜集数据,搜集到的数据就可能是双刃剑,会伤害到后来的主张。当时提交问卷评论意见的还有其它中国企业,但符欣说,金环应该是最早启动这项工作、做得比较完整和深入的。他记得刘保忠对他说,不管其它企业做不做,金环必须做。2019年9月,反倾销初裁公布后,符欣和刘保忠分析初裁结果时建议,如果最终结果税率能降15%,企业的出口业务恐怕还是很难做,这个情况下就需要考虑做无损害抗辩。但符欣同时也提醒,即使在企业应诉情况下,成功几率也不到17%。但刘保忠说,不用考虑成本。就在极小胜算之下,金环协同业主、供应商、同行企业、国内外的律师团队,开始了后面这场长达5个月的无损害抗辩之战。仅从结果来看,在美国市场占有率很低的中国钢结构产品,为何会引起美国产业如此大的反应?符欣认为,钢结构此前一直被美国企业把持,中国企业走出去也是大约在2010年左右,美国行业希望能够将苗头扼杀在摇篮之中。但也正如在抗辩中反复提及的,在钢构件行业,美国工厂生产的大多是标准化产品,而中国企业出口的是定制的非标品。非标品的特点在于,加工复杂程度、精度要求高,最重要的是,很多非标品都只能人力手工焊接。而美国的焊工1小时的薪水是中国工人的5-6倍。加上焊枪温度高,很多需要步骤需要工人钻进复杂的结构里完成,有一定危险性,许多美国工人不愿意做,这恰恰成就了中国钢结构企业的出海机会。尽管,刘保忠也总在思考行业转型。2019年,刘保忠从长江商学院EMBA29期毕业后,又入读了长江商学院CEO14期。经过系统学习,他开始思考企业的现代化和信息化的管理问题,也开始建立一些工业平台,尝试将生产、施工、财务、人力等各方面信息化、模块化,“我们目前还处在初级阶段,原来水平太差了。”一场险胜的“双反”调查最终成就了金环,也继续打开了所有中国钢结构企业出口美国市场的大门。“在上世纪80年代,大家竞争的是增量市场,但现在以及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将是存量市场,市场竞争将会更加惨烈。”刘保忠说,双反调查结束后,金环下一步要考虑的是怎样通过服务的品质和及时性,给客户创造价值,因为没有一个建筑和另一个建筑是相同的。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经济观察报,访问yuanben.io查询【1VFBH5RE】获取授权信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